主页 > 趣·美味 > 餐厨垃圾偷倒之惑 谁在深夜肆意倾倒餐厨垃圾
2014年05月21日

餐厨垃圾偷倒之惑 谁在深夜肆意倾倒餐厨垃圾

  处罚层面

  然而,找到相应的《办法》容易,解决问题却不容易。

  每天晚上8点以后,每隔几十分钟,附近一家超市的老板娘就会用盆盛满水,泼在门前,只为将那些从垃圾箱房漫延至超市门前的油污冲走。

  居民们还曾想过,打算请环卫工人帮忙制止餐厨垃圾倾倒的行为。然而,一名环卫工人要管理多个垃圾箱房,根本没有能力24小时紧盯着一座垃圾箱房。

  也就是说,签订餐厨垃圾委托收运协议,直接关乎到餐饮企业是否能获得食品经营许可。显然,对于新开业的餐饮企业,想要逃避餐厨垃圾申报,难度很高。

  “最关键的是,我们抓住了个别人,不代表其他人就不倒了,问题并没有从根本上得到解决。”老茅说。

  他们直接将小桶的餐厨垃圾,倒入马路中央的黑色干垃圾桶中。一个晚上,每家商户来来回回都要倾倒很多次垃圾。这些垃圾中,既混有诸如纸巾、贝壳等垃圾,也有混着凉拌菜和其他剩菜的餐厨垃圾。

  “每天深夜拎着大桶来”

  附近的商户、食客们,似乎对这样的行为早已习以为常。每当一个干垃圾桶被装满,附近的环卫工人都会及时更换空垃圾桶,继续供附近商户和居民们使用。

  因为《办法》中明确规定,在餐厨垃圾收集、运输、处置过程中,禁止的行为包括:“擅自从事餐厨垃圾收运、处置”“将餐厨垃圾作为畜禽饲料”“将餐厨垃圾混入其他生活垃圾收运”“将餐厨垃圾裸露存放”等。

  根据《办法》,居民日常生活以外的食品加工、饮食服务、单位供餐等活动中产生的食物残余和食品加工废料,不该出现在沿街垃圾箱房中。

  “(来倾倒的)还多着呢,一会儿就都来了。”在附近超市的老板娘看来,晚上10点左右,只是餐厨垃圾倾倒“大军”出现的序幕,更多的餐厨垃圾会在深夜被倾倒。

  还有个别餐饮企业则是因为贪图方便,故意将部分餐厨垃圾倒入沿街垃圾箱房。比如在襄阳北路上就有一家餐饮店的服务人员,对如何正确回收餐厨垃圾对答如流,但夜间依然选择将餐厨垃圾倾倒进附近垃圾箱房。

  据一位餐饮行业从业者透露,之所以有餐饮企业在申报后依然乱倒餐厨垃圾,问题可能出在餐厨垃圾的处理成本和回收时间上。

  因为餐厨垃圾随意倾倒导致油污满地,附近居民甚至因为道路油腻湿滑而摔倒。随着天气转热,因为餐厨垃圾发酵而产生的馊臭味,更是令附近居民饱受困扰。

  “因为倒垃圾就是一瞬间的事情,如果他们将垃圾倒进去了,我也没办法证明那些垃圾就是他们倾倒的。”这名保洁员说,“而且,我们也没有执法权,遇到这些不文明的人,只能劝阻。”

  餐厨垃圾为何会流入垃圾箱房

  另一外面,记者走访发现,南京西路、淮海中路等区域的正规餐厨垃圾收运单位,大都每日收运一次餐厨垃圾,清运时间多为傍晚。这对于深夜出现营业高峰的餐饮企业而言,意味着大量夜间产生的餐厨垃圾需要被堆积至第二天才能统一清运。清运时间上的不便利,也让不少餐饮企业有了偷倒餐厨垃圾的主观动机。

  这其中一部分原因系源自于餐饮企业基层员工对餐厨垃圾管理制度的无知。

  4月19日晚9点29分,记者在垃圾箱房附近等待约半小时,看到了第一波前来倾倒餐厨垃圾的人。

  “我们自己都没地方倒垃圾了。”住在附近弄堂的一位阿婆说。去年冬天,她丈夫就在这个垃圾箱房附近因为地面油腻湿滑而摔了一跤。从那以后,她再也不敢让丈夫来倒垃圾了。可是,她自己年龄也大了,腿脚也不怎么灵活,原本简单的倒垃圾,竟成了家里一件烦心事。

  餐厨垃圾的“入侵”,不仅给附近居民的生活带来了严重困扰,更让他们对垃圾分类的管理,产生了心结。

  委托收运关乎能否开业

  不过,比起襄阳北路的倾倒者们,他们会更讲究一些,会将垃圾袋扎扎好,保持垃圾箱房附近的清洁,“肯定要弄干净些,不然要被人说的”。

  

  为何有那么多的餐厨垃圾,会被倒入街边垃圾箱房呢?究竟是制度存在漏洞,还是监管存在盲区,抑或是违法成本过低?

  一晚上有六七伙人来倾倒

  记者走访发现,实际上,餐厨垃圾的申报管理目前已经很规范,但出于倾倒成本等原因,

  由于缺乏必要的防渗漏保护,大量的油污很快就会从这些堆在垃圾箱房外面的塑料袋中渗漏出来。这些油污不仅气味难闻,还会让附近的地面变得油腻湿滑。

  那么,原本应该被单独回收的餐厨垃圾,究竟为何会流入沿街的垃圾箱房呢?

  今年7月1日起,《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将正式施行。在上海强化全面推行生活垃圾分类行动自觉的关键节点,一些夜间餐饮业比较活跃的沿街路段,餐厨垃圾的肆意投放俨然成了一个监管盲区。

  襄阳北路

  4月23日,在淡水路,记者以想开一家餐饮店为名进行咨询,一家沿街水果店的经营者告诉记者:“这附近不是有好几个垃圾箱房吗?开店后自己倒就好了,为啥要花钱呢?”这家水果店的工作人员说:“(如果)请人收(餐厨垃圾)的话,每个月要几百块。”

  家住襄阳北路垃圾箱房附近的居民都知道,每天深夜,都有拎着大桶前来倾倒餐厨垃圾的商户们固定出现。

  “白天,清洁工看到会管一管;晚上就没人管了,估计这条街开餐馆的都来了。”家住附近的一位爷叔指着堆在垃圾箱房门外的黑色塑料袋说:“不信,你随便破袋瞅瞅,哪户普通人家能丢得出那么多剩菜剩饭?”

  或与处理成本和时间有关

  居民曾因道路油腻滑倒

  按照这个说法来看,襄阳北路上的餐饮单位在进行了正规的餐厨垃圾处理申报后,却仍然选择了将店内的餐厨垃圾倒入沿街的垃圾箱房。

  对于这些餐饮企业而言,如果想要有足够的垃圾桶收纳餐厨垃圾,就需要餐饮企业自行申报更多的垃圾桶。但对于餐饮企业而言,每多申报一个垃圾桶,意味着每年要为餐厨垃圾处多支出上万元。许多餐饮从业者,从主观上并不愿意支付这笔费用。

  记者调查发现,除了那些因为各种原因未申报的餐饮企业外,依然有部分餐饮企业在购买正规清运服务后,依然在乱倒餐厨垃圾。

  制度层面

  有居民建议,不妨尝试拍下餐厨垃圾倾倒者的照片,再向相关单位举报。

  根据《上海市餐厨垃圾处理管理办法》第十八条规定,在餐厨垃圾收集、运输、处置过程中,禁止的行为包括:“将餐厨垃圾混入其他生活垃圾收运;将餐厨垃圾裸露存放”等。然而,在该《办法》中,却没有对应以上两款禁止行为的处罚细则。

  许多餐馆即使已对餐厨垃圾进行申报,也会选择将部分餐厨垃圾倒入沿街的垃圾箱房中。而且,由于垃圾箱房在夜间的管理力量相对薄弱,这个时段自然成了餐厨垃圾肆意倾倒的高峰时段。

  一名常年在沿街垃圾箱房工作的保洁员直言,餐厨垃圾倾倒者想要躲避处罚非常容易,因为垃圾箱房周围不可避免会出现管理真空的时段。

  对于居民们这一说法,记者通过暗访得到了验证。而且,襄阳北路居民的遭遇并非个案,在夜间餐饮业比较活跃的沿街路段,几乎都存在着餐厨垃圾“入侵”沿街垃圾箱的情况。

  “脏死了。”老板娘边冲水,边嘀咕着。

  老茅不止一次遇到这样的场景,有几次零点左右经过垃圾箱房时,还遇到过拎着大桶来倒餐厨垃圾的人。

  然而,想要捕捉到深夜出现的餐厨垃圾倾倒者画面,意味着拍摄者需要长期蹲守在垃圾箱前,这对于附近的居民而言,也是一个不小的考验。

  以襄阳北路上的一座沿街垃圾箱房为例,几乎每天晚上,都有店家将整箱的菜叶、成桶的餐厨垃圾倒进原本只收纳生活垃圾的箱房里。

  淡水路上的中餐店“如意饭店”,也是这样操作的。这家中餐店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一直以来,餐馆里的餐厨垃圾,都是被倒入沿街垃圾箱房里的。每晚8点半,餐馆打烊后,饭店里的帮工就会将一天的餐厨垃圾,抬到附近沿街的垃圾箱房,进行倾倒。

  签订了垃圾委托收运协议后,意味着餐饮企业已花钱购买了正规的餐厨垃圾清运服务,餐厨垃圾理应不需要企业自行清运处理了,那么为何还是有大量餐厨垃圾会被倾倒进沿街的垃圾箱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