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趣·美味 > 怀胎十月就像“一路打怪”,上海这位“女神”医生让不顺的她们实
2014年05月21日

怀胎十月就像“一路打怪”,上海这位“女神”医生让不顺的她们实

慕名来找刘铭医生的,都是碰上了麻烦的孕妈妈。这位产科医生和患者的日常,很温馨,带着暖暖的人情味。

“伴随‘哇’的一声响亮啼哭,我的眼泪瞬间从眼角流下来。因为遇见了女神,我终于当上了妈妈。”小燕在日记里记录了她为人母一路的艰辛和幸运。

刘医生的专业和耐心让患者吃上“定心丸”。

许多宝宝诞生的背后都是刘铭医生和团队努力和尽心的结果。

小丽就是通过好大夫网站留言,找到了刘医生。当时,怀孕39周的她,希望通过外倒转将胎儿臀位转换成头位,便于顺产。“门口排队里三圈、外三圈,再看墙上的锦旗,叠了三四层。”小丽说,刘医生瘦瘦的身材,说话轻柔,但语速很快,因为她是加号,排在最后。“刘医生看病看了一上午,我发现她很少喝水,喝的话就是抿一口,她怕喝多水上厕所耽误了看病的时间。”

患者给女神写的“爱心祝福卡”。

有患者家属专门从外地赶到上海,给“女神”拍艺术照。她们说,旗袍风格很适合刘医生。

刘铭所在的同仁医院妇产科团队集体照。

对许多女人来说,怀胎十月就像“一路打怪”,提心吊胆。“不想给患者压力,多给她们希望和鼓励。”刘铭医生说,医生和患者之间需要彼此信任、体谅,这样可以进入一个良性循环。刘铭医生的患者很多,大家也很心疼她,“我们的女神全靠一口仙气儿活着”。刘铭说,这口“仙气”,其实是成功时带给医生的喜悦感和成就感。

“女神,我因为还有一个大宝要照顾,不想那么早就住院。”“亲爱的,你要乖。你辣么多高危因素,已经38周多了该让宝出来了。”

其实,当时小丽已错过了外倒转的最佳时间,但仔细、充分评估风险利弊后,刘铭医生还是决定给她尝试外倒转,尽力满足她顺产的愿望。做外倒转时,小丽说很神奇,“我甚至没有感觉到胎儿在我腹中转动,居然几秒钟就转好了。”

她的安慰鼓励让她们放心

就这样,小燕一路坚持走下来,在女神的守护下一直保胎到38周,顺利剖宫产生下了宝宝。她说,在上海的每一天,因为女神的存在而特别美好。现在,刘铭医生也会和孕妈妈们科普,“二次环扎有风险,有时效果不如我们想象得好,还是要谨慎,还要非常当心并发症,妈妈的健康安全在刘医生的心中一样甚至更重要。”

这一段发生在医院就诊过程中的对话,不像是医生和患者的对话,倒更像一个姐姐好心劝着妹妹“要听话”。

因为刘铭医生在产科早产、宫颈机能不全、外倒转、VBAC(剖宫产后再次妊娠经阴道分娩)等方面的专业,慕名来找她的人越来越多。从好大夫网站,到她的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她的患者微信群有20多个。去年12月,刘铭变动了工作,从某三级甲等专科医院转到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同仁医院。原工作单位的中介很快发现,周边租房生意瞬间冷清了很多。患者告诉刘铭医生,因为她的专业度,许多全国各地奔赴过来保胎的“准妈妈”从浦东撤离,“搬”到同仁医院位于的仙霞路附近。

和小燕反复沟通后的当晚,小燕一夜未眠,最终她选择了信任,信任刘医生的技术水平,信任女神为病人的那颗心。她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坚定地要求女神为她做二次环扎。刘铭医生被她的信任打动:“姑娘,你很勇敢,刘医生和你一起努力保,争取把宝宝保到大孕周。”

在患者眼中,刘铭很善良,是一个不舍得轻易放弃孩子的医生,也不舍得轻易拒绝患者们合理或不合理的要求。许多挂不上号的患者,抱着试一试的想法给她留言,没想到都能收到回复。

刘医生也给她解释了医学的局限性,以及宫颈机能不全这种疾病的诊断本身就存在缺陷,叮嘱她整个孕期还是要非常仔细。她也会温柔地“唠叨”,“心态要好,不能太紧张,不能卧床保胎,更不主张全卧。”小燕很乖,每次产检都微笑着面对刘医生,定期监测药物预防,但监测过程中还是发生了无痛性羊膜囊突出......刘医生给予紧急环扎,很遗憾第一次环扎的效果并不理想,两周后,怀孕24周的小燕再次发生了羊突。

刘铭将她所做的外倒传术小视频放在微博上,有1800万次的点击量。她领衔举办的“外倒转训练营”,今年5月19日将在上海开展第6期。在全国各地培训一些外倒转术的“好苗苗”,使得这门技术实施更规范、安全,方便全国各地的孕妈们。

刘医生知道,下一步的处理非常困难,再次环扎还是继续保守治疗?她很为难,也有些犹豫。保守治疗的话,不用再处理,拆线或者慢慢熬着往前走。可小燕毕竟只有24周孕周,宝宝还太小。但环扎会不会造成胎膜破裂、出血、感染等并发症,加速宝宝出来的时间?

患者口中的“女神”是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同仁医院妇产科副主任刘铭医生。她如何成为了患者心中的女神?

刘铭说,在医院,她像打了鸡血一样,忙得像陀螺,没有停止的那刻。“但回到家里,我被嘲笑是一个生活不能自理的人。餐巾纸、水果要摆在我面前,说在沙发上躺一会,躺着躺着就睡着了。”刘铭在个人微信公众号上会抽空写一些和儿子胖宝的生活趣事。文章下面总是有一串串留言:“亲爱的胖宝,很想跟你说声‘对不起’。太多太多的我们,没理由地霸占着女神的时间和精力,让她陪伴你一个周末都成了奢望。”

刘铭医生说,她和患者的这种互动,其实是在老师身边成长耳濡目染的结果。她的老师是上海市第一妇婴保健院的老院长段涛教授,“我一直说我是段老师捡来的孩子。”刘铭说,攻读研究生时她被调剂到段涛教授门下。“当医生后,我看着段老师如何和患者交流,很亲切,很耐心,没有架子。”段涛在微博和微信公众号上,通过文字、图片闲聊“怀孕生孩子那些事”,轻松的语调、专业的知识,总能扫除很多孕妈妈的担忧。